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五好家庭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
查看: 8012|回复: 8

3.2 有无妄计 (心物有无二见之辨、虚空与形色的分析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-12 19:0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,知大菩萨众心之所念,名圣智事,分别自性经。承一切佛威神之力,而白佛言:世尊,唯愿为说圣智事分别自性经,百八句分别所依。如来应供等正觉,依此分别说菩萨摩诃萨,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。以分别说妄想自性故,则能善知周遍观察人法无我。净除妄想,照明诸地。超越一切声闻缘觉,及诸外道诸禅定乐,观察如来不可思议所行境界。毕定舍离五法自性。诸佛如来法身智慧,善自庄严。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,乃至色究竟天宫。逮得如来常住法身。
  佛告大慧:有一种外道,作无所有妄想计著。觉知因尽,兔无角想。如兔无角,一佛法亦复如是。大慧,复有余外道,见种求那极微陀罗骠形处,横法各各差别。见已计著,无兔角横法。作牛有角想。大慧,彼堕二见,不解心量。自心境界,妄想增长。身受用建立,妄想根量。大慧,一切法性,亦复如是。离有无不应作想。大慧,若复离有无而作兔无角想,是名邪想。彼因待观,故兔无角,不应作想。乃至微尘分别事性,悉不可得。大慧,圣境界离。不应作牛有角想。
 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:世尊,得无妄想者,见不生相己。随比思量观察不生妄想,言无耶。佛告大慧: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。所以者何?妄想者,因彼生故。依彼角生妄想。以依角生妄想。是故言依因。故离异不异,故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角。大慧,若复妄想异角者,则不因角生。若不异者,则因彼故。乃至微尘分析推求,悉不可得。不异角故,彼亦非性。二俱无性者。何法何故而言无耶。大慧,若无故无角,观有故言兔无角者,不应作想。大慧,不正因故,而说有无。二俱不成。
  大慧,复有余外道见,计著色空事,形处横法。不能善知虚空分齐。言色离虚空。起分齐见妄想。大慧,虚空是色,随入色种。大慧,色是虚空,持所持处所建立性。性色空事,分别当知。大慧,四大种生时,自相各别。亦不住虚空。非彼无虚空。如是大慧,观牛有角,故兔无角。大慧,有牛角者,析为微尘。又分别微尘,刹那不住。彼何所观故而言无耶。若言观余物者,彼法亦然。
  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:当离兔角牛角,虚空形色,异见妄想。汝等诸菩萨摩诃萨,当思惟自心现妄想。随入为一切刹土最胜子,以自心现方便而教授之。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:
  色等及心无 色等长养心 身受用安立 识藏现众生
  心意及与识 自性法有五 无我二种净 广说者所说
  长短有无等 展转互相生 以无故成有 以有故成无
  微尘分别事 不起色妄想 心量安立处 恶见所不乐
  觉想非境界 声闻亦复然 救世之所说 自觉之境界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-12 19:1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,知大菩萨众心之所念,名圣智事,分别自性经。承一切佛威神之力,而白佛言:
世尊,唯愿为说圣智事分别自性经,百八句分别所依。
如来应供等正觉,依此分别说菩萨摩诃萨,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。
以分别说妄想自性故,则能善知周遍观察人法无我。
净除妄想,照明诸地。超越一切声闻缘觉,及诸外道诸禅定乐,观察如来不可思议所行境界。
毕定舍离五法自性。
诸佛如来法身智慧,善自庄严。
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,乃至色究竟天宫。
逮得如来常住法身。
  佛告大慧:有一种外道,作无所有妄想计著。
觉知因尽,兔无角想。如兔无角,一佛法亦复如是。
大慧,复有余外道,见种求那极微陀罗骠形处,横法各各差别。
见已计著,无兔角横法。作牛有角想。
大慧,彼堕二见,不解心量。自心境界,妄想增长。身受用建立,妄想根量。
大慧,一切法性,亦复如是。离有无不应作想。
大慧,若复离有无而作兔无角想,是名邪想。彼因待观,故兔无角,不应作想。乃至微尘分别事性,悉不可得。
大慧,圣境界离。不应作牛有角想。
 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:
世尊,得无妄想者,见不生相己。随比思量观察不生妄想,言无耶。
佛告大慧: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。所以者何?妄想者,因彼生故。依彼角生妄想。以依角生妄想。是故言依因。故离异不异,故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角。
大慧,若复妄想异角者,则不因角生。若不异者,则因彼故。乃至微尘分析推求,悉不可得。不异角故,彼亦非性。二俱无性者。何法何故而言无耶。
大慧,若无故无角,观有故言兔无角者,不应作想。
大慧,不正因故,而说有无。二俱不成。
  大慧,复有余外道见,计著色空事,形处横法。不能善知虚空分齐。言色离虚空。起分齐见妄想。
大慧,虚空是色,随入色种。
大慧,色是虚空,持所持处所建立性。性色空事,分别当知。
大慧,四大种生时,自相各别。亦不住虚空。非彼无虚空。如是大慧,观牛有角,故兔无角。
大慧,有牛角者,析为微尘。又分别微尘,刹那不住。彼何所观故而言无耶。若言观余物者,彼法亦然。
  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:当离兔角牛角,虚空形色,异见妄想。
汝等诸菩萨摩诃萨,当思惟自心现妄想。随入为一切刹土最胜子,以自心现方便而教授之。
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:
  色等及心无 色等长养心 身受用安立 识藏现众生
  心意及与识 自性法有五 无我二种净 广说者所说
  长短有无等 展转互相生 以无故成有 以有故成无
  微尘分别事 不起色妄想 心量安立处 恶见所不乐
  觉想非境界 声闻亦复然 救世之所说 自觉之境界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-15 18:5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时,大慧大土又问道:“希望能够说出关于圣智境界中所起分别自性的事相,以及百零八个问题的基本根据。”并且说:“依此说出分别的作用,可以使大乘菩萨们证入自相共相的妄想自性。如果了解分别妄想的自性,那就能够善于周遍观察到人无我和法无我,‘净除妄想,照明诸地,超越一切声闻、缘觉,及诸外道诸禅定乐,观察如来不可思汉所行境界,毕定舍离无法自性。诸佛如来法身智慧,善自庄严。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,乃至色究竟天宫,逮得如来常住法身。’”(经文语态已很明白,故不再译。)
  心物有无二见之辩
  佛说:“有一种外道,认为一无所有,便是道的根本,他们执著这种邪见而不肯放弃。他们认为一切诸法,都随因而尽,自体本来是无体的。但他们在这里产生错觉,认为如兔子一样,它本来就是没有角的。所以一切法的根本,也是一无所有,没有就是没有。(这种看法是属于执空的一类,以为无便是究竟。)还有其他的一种外道,他见到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种彼此互相依附为物,物体的微质都从物理的变化而来。而见各种原素的差别,都有形象和数量可推,因此他们执著主观的成见,认为兔子无角,是因为兔的种子本来无角,牛的种子有角,所以牛便有角。(这种看法是属于执有的一类,以为有便是真谛。)大慧啊!他们都是堕在或“有”或“无”的二边相对的见解里,不能彻底了解心的识量和自心的境界。自心境界的妄想因此增长不已、而且身心也就建立在这种妄想的基础上领受色身感官的错觉,更复发展为无量无尽思想,却不能反求自心这个思想分别的体相是什么?须知宇宙一切诸法的自性,都由唯心所起,性自离于有无。倘能离有离无,就可不再起任何着相的妄想。如果离了有无而再作兔无角等的推想,这便名为邪见。为什么呢?因为有之与无,都从唯心识量的分别相对观察所得。兔子虽然无角,却不能以此一例,便概括—切法的根本,乃是一无所有的啊!而且基于自心的观察作用,用自心的这个有分别的识量,而说其他的根本一概都是没有自性,所以说不应当作此想法。再说执有的一面呢?须知任何毫末些微的物质微尘,如果加以彻底的分析研究,它们那是无自性可得,哪里是有的呢!大慧啊!凡内悟自觉证入圣智的境界,是离于一切分别,是离有离无的,因此就不应当再因为牛的有角一例,便断然概括一切种子都是本来有物的啊!”
  这时,大慧又问:“那也可以说,已经做到无妄想的人,他虽见到了没有妄想的境界。但随着外物,只作比较的思量观察,而自己本身仍然自无妄想,因此便能说一切本来是没有的吗?佛说:“并非如你所说,在观察外物之中,而自心仍然不生妄想,因此便可以说是无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思想的本身,是依他而起的,出于牛和兔的有角和无角,才生有无角的妄想,所以说妄想是依他起性。那么他既然用依他而起的妄想,来分别求证这问题的究竟,那他所用以求证的根据,已经犯了用彼因去求此果的错误了。此中论据的根本,
自身已有同异,如何可以作为推理的标准呢?所以说,并非从观察比较外物,便能妄想不生,便可说是本来一无所有的。大慧啊!如果思想分别,另有实体的话,那就不必因兔角牛角等,才生起有角无角之想。如果思想分别,也同于兔牛的角一样,是另有一可分别的存在,那么,何以分析微尘,或是推求妄想,都同样的毕竟一无所有呢?既然妄想和兔牛的角一样,经分析推求后,都是一无所有的,可见它们都是无自性的。心物二者,既然都无自性,那末又根据什么去说明这个“无”呢?如果因兔无角而说兔本是无角的,可是见到牛的有角,又说兔的种子是无角的,这就是很不合理的论据,智者就不应当作这种不合理的思辨。因为这两者的因,既然并不相同,而要据此来说有说无,便都没有理论的根据。所以这两种论证,都是不能成立的。
   
   
  虚空与形色的分析
  “大慧啊!还有其他一类外道们的见解,他们只知执著物理的色相和虚空,以及其间的一切现象和法则,却不能分析归纳,了知虚空分别等差的道理,便把色相和虚空,分离为绝对不同的两物;把虚空当作无,把色相认作实有,因此产生分别等差的妄想见解。大慧啊!须知虚空,也就是一种色相,它是渗入于一切色相之中。而且色相即是虚空,只是能持性和所持性的差别,但只有现象和名相的不同而已。(换言之:虚空是能持色相的一种性能,色相只是虚空中所呈现的现象罢了。)色相自性本来是空,空中具有现象,所以你就应当善自分别色相与虚空的究竟事理。当四大种生起形成的时候,四大种的各自本相,都自有它的差别。它们的自性虽然是超虚空而存在的,不住于虚空本位,但四大种中,并非无虚空。因为它们产生作用时,必须以虚空为依据。你如果了解这个道理,同样的,便了解观牛有角,便说是有,观兔无角,便说是无,这理论的似是而非了。再说:如果把牛角加以分析,变成微尘,再又分析微尘,分之再分,刹那不停,试问他又根据什么而说有一个“无”呢?由此法则,再来观察其余的东西,也是如此。大慧啊!所以你们应当远离如上面所列举的,以兔无角来执著于无;以牛有角来执著于有等观念;乃至还要舍离虚空和形色等等同异的—切妄想;只应反求自心,静虑思惟,便自能看出种种妄想。以此须随众生,入于一切刹土,才是最殊胜的妙法。以诸法唯自心所现的方便法门,去教授一切初学的众生和佛子们。”这时,佛就归纳这些道理,作了一篇偈语说:
  色等及心无。色等长养心。身受用安立。识藏现众生。
  (这是说:形形色色的色相,以及分别色相的心理妄想。它们都是无自性的。但凡夫众生们,却依色相等等形色的关系,而滋长增强妄心的作用,因此色身也在其中产生感觉和领受,由此安身立命而形成了众生界的形形色色。其实,心、物、众生三者,都是由于如来藏识的种子所显现的啊!)
  心意及与识。自性法有五。无我二种净。广说者所说。
  (这是说:如来为了使众生解悟,所以一再解释心意等八识,和五法、三自性及人和法的二种无我的境界。)
  长短有无等。展转互相生。以无故成有。以有故成无。
  微尘分别事。不起色妄想。心量安立处。恶见所不乐。
  (这是说:宇宙间的形形色色,是互相对立,互为变化的。所以长短相形,有无相生。它们都是互为因果,递相嬗变,生生不已。物质微尘的生灭法则,就是如此。所以智者于色空二者之间,便不妄认色尘是实有的。须知心物众生,原来都为唯心现量所起,由此建立世界的形形色色。但这个道理,却不是无智邪见的人所能了解,所以他们也就不能净除心中的妄想恶念了。)
  觉想非境界。声闻亦复然。救世之所说。自觉之境界。
  (这是说:须知此理的真意,绝不是从觉受与思想上可以体证得到的。即使达到声闻道果的境界,也不能了解它的究竟。大慈大悲的救世佛陀一再地叮咛我们,如要证得此中真际,乃是自觉的境界,便必须在心中去自证自觉。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-21 19:4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,知大菩萨众心之所念,名圣智事,分别自性经。承一切佛威神之力,而白佛言:世尊,唯愿为说圣智事分别自性经,百八句分别所依。(愿世尊为各位菩萨解说,有关圣智事和自性的不同看法。和百八个问题的本质差别所在)
如来应供等正觉,依此分别说菩萨摩诃萨,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。以分别说妄想自性故,则能善知周遍观察人法无我。(了解到事物独立性和联系性都是一种妄想,而能体会人我的本质和法的真谛-人法无我)
净除妄想,照明诸地。超越一切声闻缘觉,及诸外道诸禅定乐,观察如来不可思议所行境界。毕定舍离五法自性。诸佛如来法身智慧,善自庄严。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,乃至色究竟天宫。逮得如来常住法身。
  佛告大慧:有一种外道,作无所有妄想计著。(坚持于事物本质的有和无的妄想)
觉知因尽,兔无角想。如兔无角,一佛法亦复如是。(他自认为事物的本质都是都是无和空的,如同他发现兔子没有角,就坚固自己的看法。坚持一切事物的本质都是无的,包括佛法)
大慧,复有余外道,见种求那极微陀罗骠形处,横法各各差别。(发现物质似乎都可以剖析追寻到一个最小的粒子,由这些粒子产生不同的物质)
见已计著,无兔角横法。作牛有角想。(而执着事物一定有个根本粒子,如同看到牛有角,就执着牛一定有角这个观点。)
大慧,彼堕二见,不解心量。自心境界,妄想增长。身受用建立,妄想根量。(大慧啊!他们都是堕在或“有”或“无”的二边相对的见解里,不能彻底了解心的识量和自心的境界。随着妄想增长不停、而身心也就在这种妄想的基础上领受色身感官的各种错觉,更循环发展而思想不停。)
大慧,一切法性,亦复如是。离有无不应作想。(一切事物的根本,也是如此,若是离开有无,还有什么妄想?)
大慧,若复离有无而作兔无角想,是名邪想。彼因待观,故兔无角,不应作想。乃至微尘分别事性,悉不可得。(若有无都不存在,事物和思想等等一切都不存在,兔子都不存在!兔子有没有角这个问题还需要谈论吗?。这种种分别心理,都是不可得的。)
大慧,圣境界离。不应作牛有角想。(内悟自觉证入圣智的境界,是离于一切分别,是离有离无的。同样牛的有角也是在有无之内的。”

 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:
世尊,得无妄想者,见不生相己。随比思量观察不生妄想,言无耶。(
这时,大慧又问:“执着于‘无’的妄想的人,自认为见到了无的境界。而类推观察发现一切都是无的,这对吗?)
佛告大慧: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。(外道不是真正的见到无妄想境界,而说一切都是无的)
所以者何?妄想者,因彼生故。依彼角生妄想。以依角生妄想。是故言依因。(为什么呢?你这个执着无的妄想,正是妄想所生啊,这个一切皆无的观念岂不是有妄想吗?)
故离异不异,故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角。(并所以有和无这个问题,不能用完全孤立绝对来讨论,当然明显的也不能混为一谈。所以说,外道没有真正证到妄想不生,因而得出本来一无所有的结论。)

大慧,若复妄想异角者,则不因角生。(如果有与无是完全对立的话,就不会出现有无这个问题的讨论,因为这两个完全对立啊,无的就是毕竟无,就没有一切,什么都无思想无物资无,那里还需要讨论有??有的就是有,跟无还讨论什么呢?)
若不异者,则因彼故。乃至微尘分析推求,悉不可得。(说有和无是统一的话,我们观察这个世界一切,有和无还是存在的啊,找不到有和没有统一的)
不异角故,彼亦非性。(所以有和无统一,也不成立啊)
二俱无性者。何法何故而言无耶。(这两种观点都是无自性的啊,有和无都是对立而统一的,不可说都是无的)
大慧,若无故无角,观有故言兔无角者,不应作想。(所以,由于见到所谓的无,而执着一切无的观点。另外因为见到有,以这个有来比较说无说无,这都是妄想)
大慧,不正因故,而说有无。二俱不成。(没有真正见到无自性的本质,来谈论有无,不可能的)


大慧,复有余外道见,计著色空事,形处横法。不能善知虚空分齐。言色离虚空。起分齐见妄想。(有的外道执着于物本质的空和有,而推导出各种结论,不能正确理解虚空,说物质和虚空是完全不同的)
大慧,虚空是色,随入色种。(虚空也是物质的啊,只是物质的种类不同)
大慧,色是虚空,持所持处所建立性。性色空事,分别当知。(物质组成了虚空,由他们各种的性质而表现不同的面貌。物资本性、物资、虚空的差别应该确实了解)
大慧,四大种生时,自相各别。亦不住虚空。非彼无虚空。(四大有各种不同的性质,看似与虚空不同,但还是在虚空内。)
如是大慧,观牛有角,故兔无角。(就是看到有,无。而出现执着有、无的观念)
大慧,有牛角者,析为微尘。又分别微尘,刹那不住。(执着物质有的观点,分析下去物质最后小而无内,推究不到最小的。)
彼何所观故,而言无耶。若言观余物者,彼法亦然。(他们以什么理由而说一切都无呢?看其他一切事物,也是如此无自性啊)
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:当离兔角牛角,虚空形色,异见妄想。(应该远离有和无的执着、虚空和物质的有无,各种理论观念执着)
汝等诸菩萨摩诃萨,当思惟自心现妄想。随入为一切刹土最胜子,以自心现方便而教授之。(只应反求自心,静虑思惟,便自能看出种种妄想。以此须随众生,入于一切刹土,才是最殊胜的妙法。以诸法唯自心所现的方便法门,去教授一切初学的众生和佛子们。)
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:
  色等及心无。色等长养心。身受用安立。识藏现众生。
  (这是说:形形色色的色相,以及分别色相的心理妄想。它们都是无自性的。但凡夫众生们,却依色相等等形色的关系,而滋长增强妄心的作用,因此色身也在其中产生感觉和领受,由此安身立命而形成了众生界的形形色色。其实,心、物、众生三者,都是由于如来藏识的种子所显现的啊!)
  心意及与识。自性法有五。无我二种净。广说者所说。
  (这是说:如来为了使众生解悟,所以一再解释心意等八识,和五法、三自性及人和法的二种无我的境界。)
  长短有无等。展转互相生。以无故成有。以有故成无。
  微尘分别事。不起色妄想。心量安立处。恶见所不乐。
  (这是说:宇宙间的形形色色,是互相对立,互为变化的。所以长短相形,有无相生。它们都是互为因果,递相嬗变,生生不已。物质微尘的生灭法则,就是如此。所以智者于色空二者之间,便不妄认色尘是实有的。须知心物众生,原来都为唯心现量所起,由此建立世界的形形色色。但这个道理,却不是无智邪见的人所能了解,所以他们也就不能净除心中的妄想恶念了。)
  觉想非境界。声闻亦复然。救世之所说。自觉之境界。
  (这是说:须知此理的真意,绝不是从觉受与思想上可以体证得到的。即使达到声闻道果的境界,也不能了解它的究竟。大慈大悲的救世佛陀一再地叮咛我们,如要证得此中真际,乃是自觉的境界,便必须在心中去自证自觉。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2-4 20:40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先是讨论物质的本源是 有还是无。
一种观点执着一切都是无,什么都是由无发展而来。无中生有,万物都从无而来,从本源看由无生有,是不可想象的。不但本源不可想象,因为事物发展有各个环节,若是一切无,事物也不会发展。如何有现象的各种世界?一切无,也无需来讨论这个问题了。
又认为一切都是有,都是有实体,可把握的,可表述的。大方面看,万物在不同生物的感官中描述各异,人对一滩水的表述与蠕虫或者细胞对一滩水的表述和觉受完全不同。
也有人们说物质都是由最基本的粒子构成的,不过科学发展到现在一直是在证明物质是小而无内,不但无内,人们发现基本粒子越小,越难以测量和控制他。
科学家告诉我们虚空中也充满了无数物质,光是物质的,一切物质都在放射着物质。只是我们的肉眼无法辨别。一边是物质的,一边是物质的不可测度。
一边是平凡的肉体生老病死,一边是肉体与心理展现的无穷功能。
事物的本质是不可思议的,横纵交叉,多层次联系,无穷无尽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5 19:2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○三、有无妄计

  【尔时,大慧菩萨摩诃萨,知大菩萨众心之所念,名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”,承一切佛威神之力,而白佛言:世尊,惟愿为说圣智事分别自性经,百八句分别所依。】
  前面的“诸识生灭、藏识境界”两门是讲说八识。佛关于八识的讲说,归结于“圣智三相,当勤修学”,与会的诸菩萨已经闻法圆满。大慧菩萨知道,此时与会诸菩萨心中所系念的,应该是与“圣智三相”有关联的“三自性”了。

  先简说三自性:
  遍计所执性——众生迷惑,不能了达诸法本空,妄于我身及一切法周遍计度,执为实有,故名“遍计所执”。
  依他起性——所有诸法,皆依众缘相应而起,都无自性,都是虚妄,故名“依他起”。
  圆成实性——真如自性,不迁不变,本自圆成,又称实相,故名“圆成实”。

  再解释经文中的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”。
  圣智,就是圣者的智慧。圣智远离虚妄分别,正照真谛,正如《维摩经·肇序》所说:“圣智无知而万品俱照,法身无象而殊形并应”。圣智无知,而凡夫的小聪明——凡智,却是有知,总是落在两边。
  分别自性,是指三自性。三自性的遍计所执性,只有凡智,没有圣智;依他起性,也通凡智,也通圣智;圆成实性,只有圣智,没有凡智。圣智虽知有无,而离有无,不象那“遍计所执”总是执著两边。
  这里的“经”,有路径的含义,是指心路。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”就是以圣智分别三自性的心法。

  大慧菩萨请佛为大众宣说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,百八句分别所依”。这个“百八句分别所依”是指什么呢?
  前面讲了一百零八句,并且十方三世诸佛都讲这一百零八句,那么,诸佛是依据什么分别这一百零八句的呢?显而易见,这依据正是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”。

  【如来应供等正觉,依此分别说。菩萨摩诃萨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,以分别说妄想自性故,则能善知。周遍观察人法无我,净除妄想照明诸地。超越一切声闻缘觉及诸外道诸禅定乐,观察如来不可思议所行境界,毕定舍离五法自性。诸佛如来法身智慧善自庄严,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,乃至色究竟天宫,逮得如来常住法身。】
  正觉的佛陀有十个尊号:如来、应供、正徧知、明行足、善逝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。这里的“如来应供等正觉”就是正觉的佛陀。“依此分别说”,依什么分别说呢?依大慧菩萨所问的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”这个问题分开来说。先说“五法”,再说“三自性”和“二无我”。前边的“诸识生灭、藏识境界”两门是说“八识”,接着就要说“五法、三自性、二无我”了。大慧菩萨是发起本经之人,本经一开始就赞叹大慧菩萨于“五法、三自性、八识、二无我”究竟通达。佛依大慧菩萨所问而说,自然要先讲到这些内容。

  先简介五法:
  名——就是假名。是说一切圣凡、有情与无情、眼耳鼻舌身意六根、色声香味触法六尘,等等诸法,都给起个名字,是为“名”。
  相——就是色相。是说“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”三界一切品类,有情与无情,根尘等诸法,各有形状,是为“相”。
  妄想——虚妄的分别之念。是说由名、相二法,起分别心,认假名为自己,执幻相为本身,就会有种种攀缘,是为“妄想”。
  正智——如来所明了的正见之智。是说能够了达诸法如幻如化,非断非常,超越一切凡夫、小乘的偏邪异见,是为“正智”。
  如如——不变不异的真如理体。由正智观察名相,皆悉如幻,非有非无。名相本空,即真如理体。理因智明,智因理发,以智如理,以理如智,是为“如如”。
  五法中,前三者“名、相、妄想”为生死迷界之法,后二者“正智、如如”为涅槃悟界之法。

  再看这段经文:
  “菩萨摩诃萨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,以分别说妄想自性故,则能善知。”是说菩萨能善知众生的心意,众生之心不外乎“名、相、妄想”。
  “周遍观察人法无我,净除妄想照明诸地。超越一切声闻缘觉及诸外道诸禅定乐,观察如来不可思议所行境界,毕定舍离五法自性。”这就是“正智”。——善能分别诸法相。
  “诸佛如来法身智慧善自庄严,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,乃至色究竟天宫,逮得如来常住法身。”幻起并未变,随现不是异。不变不异的如来常住法身,就是“如如”。——于第一义而不动。

  应该注意到这段经文的“毕定舍离五法自性”一句。注意!是毕定舍离,而不是有法可得,这才是正智。若知道一法就粘着一法,那不是正智,而是妄想。
  还应该注意到“起幻境界,升一切佛刹兜率天宫(千百亿化身),乃至色究竟天宫(圆满报身)”,这些都是“幻境界”。——报化非真佛,亦非说法者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5 19:37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佛告大慧,有一种外道,作无所有妄想计著,觉知因尽兔无角想,如兔无角,一切法亦复如是。大慧,复有余外道,见种、求那、极微、陀罗骠,形处,横法各各差别。见已,计著无兔角横法,作牛有角想。】
  佛的这段开示从破斥“名、相、妄想”开始。外道之见不外乎两种:一者计度为“无”,见一切法随因缘尽而灭,便计度为再也没有别的因缘了,就象兔子不会长出角来一样(觉知因尽兔无角想),所有诸法也都是这样(如兔无角,一切法亦复如是),这是断见。二者计度为“有”,见“地、水、火、风”四大种(见种),各有自己的特性(求那),都可以分解为极其微小的微尘(极微),以为有实法可得(陀罗骠),实有各自的形体和位置(形处),便于诸法各各差别之处横加计度(横法各各差别),并不象“兔子没有角”那样啊(计著无兔角横法),而是象牛有角那样吧(作牛有角想),这是常见。
  解释两个词:
  求那——翻译为“德性”,古代所说的德性,就是现代所说的“特性”或“属性”。比如“法身四德——常乐我净”,就是法身的四种特性,或者说是法身的四个属性。
  陀罗骠——翻译为“实法”,意思是,有实实在在的法可得。

  【大慧,彼堕二见,不解心量。自心境界,妄想增长。身、受用、见,立妄想根量。】
  外道之所以堕在“有、无”两边,妄起“有、无”二见,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三界唯心、万法唯识。于自心所现的境界,增长妄想分别。于自身、自身的受用、以及能见之心,分别建立妄想出来的“根量”。根,指六根。根量,六根对妄境的度量。其实,自身、自身的受用、以及能见之心,都是心识所现的境界,都是虚妄,都不可得,都与“有、无”不相干。

  【大慧,一切法性,亦复如是离有无,不应作想。】
  不但自身、自身的受用、能见之心,与“有、无”不相干,一切诸法之性,也都与“有、无”不相干。不应妄加计度(不应作想)。不得言有,是因为一切都为识所变现,并非实有;还不得言无,是因为藏识幻现之假相不无,并不是死寂一团的断灭。

  【大慧,若复离有无,而作兔无角想,是名邪想。彼应待观,故兔无角,不应作想。乃至微尘,分别自性,悉不可得。大慧,圣境界离,不应作牛有角想。】
  即使这个“离有无”的概念,也不能执取,若执取“离有无”,作兔无角想,也是邪想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“兔无角”是相对于“牛有角”而说的。“待观”的“待”,是对待、相对、对比的意思。待观,就是对比着看,看牛角之有,观兔角之无。这么一“待观”,既非真空,也非妙有,所以说“不应作想”——不应该把“离有无”的概念作“兔无角”想。若作此想,那就等于说还有一个“牛有角”在。“兔无角”和“牛有角”都不可得,乃至微尘,推求分别其自性,也都不可得——万法无自性。
  圣智境界是离开两边的(圣境界离),圣智境界不应该以“牛有角”为依托(不应作牛有角想),从而把“离有无”的概念想作“如兔无角”(而作兔无角想)。

  【尔时,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,世尊,得无妄想者,见不生相已,随彼思量观察,不生妄想,言无耶?】
  大慧菩萨又问:世尊,修行到没有妄想的人,见诸法本不生相,他随之思量观察,不生妄想,便可说这是“无”么?便可说“如兔无角”么?

  【佛告大慧,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。所以者何?妄想者,因彼生故,依彼角生妄想。以依角生妄想,是故言依因。故离异不异,故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角。】
  佛告诉大慧菩萨,并非随之思量观察不生妄想,便说是“无”。为什么呢?因为妄想并无自体,是“因彼生”,是因有角无角而起分别生起的,彼角是妄想所依之因。妄想本无,因角而生。妄想本无自性,故说是“无”,并非不生妄想为无。
  “故离异不异,故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角。” 异,是说心与境有分别;不异,是说心与境无分别。应该离开“异”与“不异”两种边见。并非观察不生妄想,如兔无角。而是本无“异”与“不异”两种边见,如兔无角。也就是说,心境绝待,本自无生,不容起念,容不得说“异”与“不异”。

  【大慧,若复妄想异角者,则不应角生。若不异者,则因彼故。】
  这段经文是说心本无生。佛告诉大慧菩萨,若说心(妄想)与境(角)异,则心就应该不是因境而起,就应该另有自性,而心却是因境而起,别无自性可得,足见心与境并不是“异”。若说心(妄想)与境(角)不异,则起心时就不是因境而起,那么,心分别的是谁呢?遇境时不生妄想,那么,谁在分别境呢?所以心与境也不是“不异”。所以“离异不异”,所以“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”,应该是心本无生,妄想本无。

  【乃至微尘分析推求,悉不可得。不异角故,彼亦非性。二俱无性者,何法何故而言无耶!】
  这段经文是说境本无生。兔子不长角,兔角本无,当无自性。而牛角呢?牛角虽有,若分解剖析,“乃至微尘分析推求,悉不可得”,牛角也无自性,也不可得,也是本无。“不异角故,彼亦非性”,是说牛角无异于兔角,牛角无自性可得,也是本无。
  “二俱无性者,何法何故而言无耶”,兔角与牛角,二者都无自性可得,都是本无,怎么能误执牛角之有,谬言兔角之无呢!
  
  【大慧,若无,故无角。观有故言兔无角者,不应作想。大慧,不正因故,而说有无,二俱不成。】
  牛角虽有,若分解剖析,乃至于无,所以说“如兔无角”。如果误执牛角之有,谬言兔角之无,是不应该这样想的,不应该执牛角之有,言兔角之无,不应该执取相对的有无,而是即有即无,正所谓“有即是无,无即是有,若不如是,必不须守”。佛告诉大慧菩萨,外道执取相对的有无,不是正因。依不正因,而说有无,“有”和“无”两者就都不能成立了。

  五法,就是“名、相、妄想、正智、如如”。以上的经文,遣除相对的“有、无”,意在转妄想为正智。下面的经文,遣除相对的“色、空”,意在转名相为如如。请看下文:

  【大慧,复有余外道见,计著色空事形处横法,不能善知虚空分齐,言色离虚空,起分齐见妄想。】
  佛告诉大慧菩萨,还有其余一些外道见解,执著“色、空、事、形、处”,横加分别计度,不能正确地了知虚空相,妄说“色离虚空”,生起“色”与“虚空”有界限的妄想。 色,就是物质。这些外道说,物质是物质,虚空是虚空,物质与虚空是分离的,是有界限的。(分齐,就是界限。)

  【大慧,虚空是色,随入色种。大慧,色是虚空,持所持处所建立性。色空事,分别当知。大慧,四大种生时,自相各别。亦不住虚空,非彼无虚空。】
  色有种种色,虚空也是色,虚空是种种色里的一种。色也是虚空,色是依“能保持”之“能”和“所保持”之“所”建立起来的(持所持处所建立性)。色空之事,当如是分别,当如是了知(色空事,分别当知)。正如《心经》所说: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  佛告诉大慧菩萨,“地、水、火、风”这四种名相,其产生时,自身形象各不相同,其形象也不停留在虚空的形象上(亦不住虚空),然而,它并不是实在的,它里面并不是没有虚空(非彼无虚空)。
  应该注意到,佛的这段开示,与现代物理学研究发现的结论极为相同。现代物理学研究物质的微观结构,发现了原子结构,原子是由原子核和绕核极速运动的电子构成的,原子核和电子占极小的空间,一个原子的体积绝大部分是虚空。而且原子核还可以再分,电子也未必是坚实的颗粒,而是“波粒二象性”——既象是粒子,又象是波动。从现代物理学的角度,“能保持”之“能”,就是维持原子结构的能量。“所保持”之“所”,就是该原子的各种属性。

  【如是大慧,观牛有角,故兔无角。大慧,又牛角者析为微尘,又分别微尘刹那不住,彼何所观故而言无耶?若言观余物者,彼法亦然。】
  对牛角之有,言兔角之无。然而,若将牛角分解为微尘,进而分解为邻虚尘,再看邻虚尘刹那不停的极速运动(又分别微尘刹那不住),说“兔无角”的比照之物“牛角”实际上是没有的,又能对何物比照着说无呢?
  邻虚尘,就是邻近虚空的微尘,这很象现代物理学“波粒二象性”的概念。应该注意到这段经文中的“刹那不住”,很象现代物理学中“电子云”的概念,由于电子极速绕核运动,一个电子竟也能呈云雾状。
  “若言观余物者,彼法亦然”——即使不看牛角之有,而看其余的东西为有,只要他对照这个“有”说“无”,也都是不能成立的。因为也能象解析牛角那样,去解析任何东西,其结果都是一样的,都不可得。

  【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,当离兔角牛角虚空形色异见妄想。汝等诸菩萨摩诃萨,当思惟自心现妄想,随入为一切刹土。最胜子以自心现方便而教授之。】
  佛告诉大慧菩萨:应当离开“兔角、牛角、虚空、形色、异见”等等妄想。你们诸位大菩萨,应当想到是自心起现的妄想,随入为一切刹土。本无刹土,只是自心起现的妄想而已。“最胜子”就是证量最为殊胜的佛子。最胜子应当以“自心现”的理论,来方便教化众生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5 19:38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:】
  尔时,世尊又用诗偈的方式重新宣说上面所说的义理:

  【色等及心无 色等长养心 身受用安立 识藏现众生】
  等等色相,以及能识别色相的心,都是“无”,都没有实物可得。而等等色相却总是被“心”所识别(色等长养心)。自身、自身的受用、资生住处等安立自身的用具、以及芸芸众生之相,都是藏识起现的虚幻景象,都没有实物可得。

  【心意及与识 自性法有五 无我二种净 广说者所说】
  “心意及与识”是说八识,“自性”是说三自性,“法有五”是说五法,“无我二种”说二无我。一个“净”字把“五法、三自性、八识、二无我”都扫除干净了。五法三自性皆空,八识二无我俱遣。这是十方三世诸佛说法之式,所以道“广说者所说”。

  【长短有无等 展转互相生 以无故成有 以有故成无】
  一切世间有为之法,都不出“长短相形、有无相生”的范畴,都是展转相对分别而有。以兔角之无,成牛角之有;以牛角之有,成兔角之无。

  【微尘分别事 不起色妄想 心量安立处 恶见所不乐】
  将牛角析为微尘,以此来分别牛角也无,不能相对于牛角而言兔角无。以此事作启发,从而不起“心外有色”的妄想。“心量安立处”,就是上面所说的自心“离有无”,即圣谛第一义安立之处。如此微妙的法门,那些持恶见者不乐意听啊!

  【觉想非境界 声闻亦复然 救世之所说 自觉之境界】
  他们之所以不乐意听,是因为那不是他们所觉所想的境界。不仅不是他们的境界,也不是声闻缘觉小乘的境界。而是救世的如来所说,是诸佛如来自觉的境界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5-25 19:4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门概要:
  本门的关键词是“圣智事分别自性经”。大慧菩萨所问的问题是关于“三自性”的,佛却从“五法”说起。因为先把“五法”解释清楚,“三自性”也就容易理解了。在本章里,佛先遣除相对的“有、无”,引导大家转妄想为正智。又遣除相对的“色、空”,引导大家转名相为如如。最后,佛鼓励大家以“自心现”的理论,方便教化众生。并批驳了外道的恶见,也批评了小乘的偏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五好家庭 ( 闽ICP备05014213号-1  

GMT+8, 2019-1-19 18:28 , Processed in 0.140476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